本站公告

  • 版权说明:网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共享内容,不代表波克斗地主立场,若侵犯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

  • 投诉/建议:欢迎与波克斗地主合作、投诉、建议,意见可以发送详细内容至邮件:15983226@qq.com 。

Nullmax无人车CEO徐雷:造血营收L3,追梦宏图L4

李根 发自 上海张江

量子位 报道 | 公众号 QbitAI

又有哪家车厂不羡慕特斯拉的AutoPilot?

但如今,中国竞争者们正在加速带来更具竞争力的自动驾驶方案。

比如总部位于上海张江的Nullmax——纽劢科技,就刚刚发布了自己的L3自动驾驶方案Max 1.0。

拥有高速环路自动代驾、拥堵路段自动跟车,以及停车场自主泊车等自动驾驶功能和能力。

最亮眼的是,该量产方案成本控制至2000美元以内,折合人民币1万3。

虽然最终量产销售价还不能确定。但现在成本比起特斯拉,只有后者1/6,目前特斯拉的全套自动驾驶配置,中国区得83800元人民币。

然而性价比之外,纽劢们并非没有挑战。

不造车的L3方案如何真正量产落地?

数据闭环又如何建立?

严格成本控制下如何保证安全性?

纯视觉感知方案是否太过 激进 ?

在前车路协同的时代如何最大限度释放单车智能能力?

一家兼具L3和L4的创业公司如何发展、跨越?

特斯拉路线 实现自动驾驶是否真的可行?

自动驾驶初创公司不断融资之外,如何造血发展?

量产自动驾驶方案,产业链准备好了吗?

上述问题,量子位一一抛向纽劢科技创始人及CEO徐雷,他也一一分享了看法。

徐雷是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博士,2016年创业前担任特斯拉自动驾驶高级计算机视觉工程师,是特斯拉Autopilot团队核心成员,同时也是TeslaVision深度学习负责人,研发工作直接向伊隆·马斯克汇报。

他既有AI视觉技术方面的专研,也有车厂量产方案落地的经验,个人和团队都以务实著称。

甚至创业融资,早早就跟国内知名Tier 1厂商德赛西威联姻结盟,而后者也是新发布的L3自动驾驶方案量产的核心保障力量。

但这不妨碍徐雷和纽劢无人车志存高远,他把L4和RoboTaxi当作终局未来,也在为此蓄力。

不过在此之前,徐雷解释,L3是产生营收、实现商业闭环的眼前路。

L4是纽劢的梦,L3就是命。

梦想要未来稳稳实现,命运就要在今天紧紧握住。

对话Nullmax创始人徐雷

量子位:你们发布的Max 1.0,跟特斯拉AutoPilot有何不同?

L3方案发布,成本1万3)

徐雷:我们安全性上有更多考虑,比如我们的硬件有两套,像特斯拉方案只有8个摄像头,后面没有角雷达,而我们从冗余、功能安全的角度考虑更多,这是比较大的差别。

除安全以外,还有我们中国驾驶员行为的理解,包括道路交通特征。

在美国,除了纽约、旧金山,道宽路宽。在国内,包括在上海内环开,最窄地方的道路不到三米。

所以大家解决的不是同一个问题,不能说谁的挑战更大更小,只是挑战的方向不一样。

(责任编辑:波克斗地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