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公告

  • 版权说明:网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共享内容,不代表波克斗地主立场,若侵犯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

  • 投诉/建议:欢迎与波克斗地主合作、投诉、建议,意见可以发送详细内容至邮件:15983226@qq.com 。

如果我没有惊天动地,请相信我会为你扑进风雨里

2020年,是我从事军事记者工作的第12个年头。

12年来,深入基层部队实地采访、贴近基层官兵一线交流,已成为我和同事们的工作常态。

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

如果我没有惊天动地

●摘自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 

■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出版社编辑  邢玉婧

2020年,是我从事军事记者工作的第12个年头。12年来,深入基层部队实地采访、贴近基层官兵一线交流,已成为我和同事们的工作常态。

2020年,我在被誉为用青春热血铸就钢铁边关的东风泉边防连采访。采访间隙,我见一位战士站在凳子上,正往上铺的床头贴一幅书法作品,贴了几次,都没贴正。他着急,我看着也着急,我上前拍了他一下:你下来,我帮你贴。当我站上凳子,才发觉凳子有些摇晃,我对那位战士说:赶紧扶我一下。老师,扶哪?扶我的腰啊!老师,你的腰在哪?毫无玩笑之意,战士的提问严肃而认真。

边防闭塞艰苦,战士们难得与外界交流,尤其是与女性交流。我无法回答他我的腰在哪,但我深深地记住了他当时的神情,记住了最终被他贴得特别端正的那5个字苦乐东风泉。

2020年,我在边防某团伊木河一连采访。在伊木河驻守了10余年的连长杜宏,牺牲在伊木河。我们赶往一连驻地时,正值大雪封山,想进山,先开路!只容一车通过的道路两边,尽是被大雪压弯的树枝,开路的铲车前进时稍一触碰,树枝上的积雪便瞬间糊满铲车的车窗举步维艰,这路,可怎么开?风雪中,我看见一个扛着大扫把的人艰难地爬上铲车的车顶,清扫着车窗上的积雪,铲车再次发动起来。铲车每前进一小段,他就用扫把扫一下铲车的车窗,任树枝上厚重的积雪不停地砸落在自己的头上、身上。他是谁?开车的班长告诉我,他是副团长曹德华,而烈士杜宏,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。

当我们终于抵达一连驻地,我第一时间逮住了雪人般的曹德华,我觉得,他一定能还原最动人的杜宏。没想到,曹德华并不愿多谈杜宏,他说他一想到杜宏,心口就疼。不谈杜宏,那就谈天气吧。我问他铲车顶上到底有多冷,曹德华埋头对我说:你们是来报道杜宏的,不管多冷,不管多难,我也要给你们开出一条进山的路。直到我离开一连,离开伊木河,关于杜宏,曹德华只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:他曾是我的兵,我很骄傲。我的兵很优秀,虽然直到他牺牲,人们才听说他的名字,但我知道,他一直都很优秀。

我最近一次采访的典型,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扫雷英雄杜富国。爆炸声响起时,在杜富国身后两三米处的战士艾岩,愣住了。他感到背后袭来一股热浪,扭身看到杜富国在火光和烟尘中倒下,他想上前,却动弹不得,他想喊人,却喊不出来,他的右耳嗡嗡作响,但还是听到了狂奔过来的战友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富国富国这一切,就发生在艾岩眼前。

(责任编辑:波克斗地主)